路人甲

一个漫无目的的独行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颜值好高!喻文州你嫁我吧!!!

莱汀Rei:

怎么又是我hhhh

卢瀚文  cn 爽子

phx 裂空

超级像鱼爹带儿子的场景啊2333 我爽妹看上去只有十岁!可爱die =www=

青梅酒令 章壹【上】

*古代架空预警
*人物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cp不定预警
*不接受撕逼谢谢

以上如果可接受请开始你的奇幻之旅【划掉】阅读√
祝您阅读愉快

   

    酒香不怕巷子深。

    巷尾的酒肆里充溢着醇酒的浓香,仿佛女子香软的葇荑,勾引着过往的来客。

    酒肆里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几张桌椅,柜台边上一个年轻的男人懒洋洋地倚着,指节轻轻扣着桌子,眼里没有真正的笑意。

    嘈杂的人声渐渐靠近,大批的官兵涌入这一方小店。

    男人没有抬头,手下仍轻轻敲着木制的柜台,指节与柜台碰撞着发出一种沉闷而厚重的声音。

    “掌柜,近日可曾有什么行色匆匆之人走过?”领头的官兵客气地询问。

    这酒肆他常来,酒酿得极醇,老板娘又是这一代小有名气的美人儿,若非近日搜查得紧,又正值晌午,本应该挤满了人才是。反正他也常来,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没必要冲着甩脸子。

    男人摇了摇头:“我这店偏得很,平日人又多,看不见的。”

    “真的?”

    “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男人说。

    那官兵莫名感到背上有些凉,叮嘱了声注意,领着其余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身后的男人微微眯起眼,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指尖轻抚过柜台下的一把伞。

    啧,有些麻烦啊。


啊本来打算打黄喻的tag的毕竟这是我唯一确定的一对cp但还没写到啦QWQ
然后叶修是主角嗯√老叶cp没定啦说不定单身呢你说对吧2333

【周叶/伞修】十年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伞修/周叶
*不接受撕逼谢谢。

以上可接受请继续√
祝您阅读愉快ww

  
    快感终于叠加至爆发。
   
    叶修一片空白的大脑里只有一个人的脸庞瞬间被定格。阔别了十年的似曾相识。

    他难耐地喘了两声,平复了呼吸,把伏在身上的周泽楷推开,捋了把汗湿的发。他站起来,点了一支烟,狠狠吸了几口,狰狞的表情里写满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然而很平静。

    叶修只是似颓然似无力地倒进了椅子里,眼睛盯着指尖烟头忽明忽灭的星火,目光有些直。

    十年了。距离那个人离开,已经十年了。

    或许是今天的夜晚来的太安静也太晦暗,叶修想起了很多。记忆里少年温暖而肆意地在笑,一只手上托着一份分出去大半的盒饭,另一只手操作着电脑,从一开始的谈笑自如有条不紊到手忙脚乱。在戏谑的玩笑声中佯怒地瞪起眼,然后和他挤坐到一张椅子里一起分享盒饭顺带连同屏幕上共同追求的荣耀。

    “咳……”回忆被有意压抑的声响拖拽回现实。

    叶修知道,周泽楷闻不得太重的烟味。他看了看指尖快燃尽的烟,凑近深深嗅了几下,然后掐灭在手边。

    他挥挥手,驱散着面前浓厚的烟雾。

    “前辈。”周泽楷唤他。

    叶修没有回答。他又陷入了回忆中。

    他想起眼前的这个青年第一次出现在比赛场上,惊艳的枪系技术几乎让他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如果不是他清楚一切,他甚至以为苏沐秋回来了,以换了一张脸的身份。可惜,不是。

    周泽楷喜欢他,他知道,知道得不能再清楚。但人都是自私的,他只能欺骗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一切感官,告诉自己,他就是苏沐秋。

    叶修也知道周泽楷是明白的。有不知多少个夜,他在意识模糊的时候高亢地唤出苏沐秋的名字。对着黑暗中周泽楷看不清表情的侧脸。

    “前辈。”周泽楷又唤了他一声,“地上凉。”

    思绪倏忽回到那个雪夜,眉目仿佛蕴光的少年冲他笑,为他关上窗拉上窗帘。“阿修,地上那么冷,快去睡吧。”

    叶修在那个刹那泪流满面。

    他穿上拖鞋,拉开厚重的窗帘。

    阳光倾泻而入。

    “哎,小周。”他背着光 “今天早上想吃什么?”

Fin.

好啦我知道我拉低lof文章质量啦╮(╯▽╰)╭
没怎么写小周都不好意思打小周的tag然而这真的是周叶QWQ

啊啊啊啊啊啊啊美哭o(≧v≦)o

闷骚宅宅✨:

バラ | ドヨン [pixiv]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35713513


意境好美!与室长好配!

【BL】我不是非爱你不可0—5

0.

    从小学到高中,十一年。

    林舒跟着江清远的脚步走了十一年。

    我看着他们一起走过了十一个春秋。

    江清远会在林舒生病的时候为他拼命记自己上课从未听过的笔记,然后扔给林舒潇洒的说一句不用还了;他会在林舒亲人过世的时候把他搂在怀里一遍一遍地亲吻他冰凉的指尖,给他温暖。

    林舒会在大考前夕的自习室里日日教江清远题目到深夜甚至黎明;他会在江清远被老师责骂后口中调侃手里却递过一份答案。

    我问过林舒,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的脸上不知是什么感情,他说,有。

    江清远?我似认真似调侃。

    林舒笑笑,揉了揉我的头发,别瞎猜啦,你现在要好好学习才是。

    我不甘心地说我只比你小三个月哎我们可是同龄人。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向远方。

    我却分明在他眼中看见了寂寥。

1.

    后来有一次初中聚会,昔年的好友问及林舒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淡淡地笑,我没有喜欢的女生哟。可不像江清远。

    江清远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大家都笑着调侃他们。

    ——以前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儿。

    他们只是笑着。

    我的心却在发寒。

    林舒你明明说过的,你有喜欢的人。

    这个时候他转过身来对上我的眼神,笑的苦涩。

    我怔住了,之后借口不适先行离开。

    将走的时候,林舒出来送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说,然后笑,其实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之后他转身又回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头蓦地有些绝望。

    那一夜我站在繁华的街道上,失声痛哭。

    林舒,我爱的人,祝你幸福。

2.

    第二天江清远来找我,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意味。

    你对小舒说了什么,?他送你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对劲。

    我看着他笑,我能说什么,我只是跟他表白了而已。

    江清远沉默了一会儿。元元我和小舒都只把你当妹妹看。

    之后就离开了。

    我笑了,笑着笑着就落下泪来。

    林舒,你曾说过只要在他身边就已足够。

    可是我不甘心。

    我深爱的你,怎么可以不幸福。

    我推了你们一把,你们在一起。

    我知道,这样做,你的世界将再也不会出现我。

    但是你知道吗?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

3.

    江清远背着所有人报了军校。

    晓晓告诉我林舒和江清远吵起来了。

    匆匆赶至,远远便听见争执。

    林舒你过分了!

    江清远,是你说去人大的,你背信。

    林舒你是我谁?凭什么管我?

    林舒一下子怔住。

    我冲进人群,拉着他就往外走,边回头边对江清远说,凭什么?我冷笑。凭他喜欢了你十一年。

    江清远一怔。

    元元,谢谢你。林舒的头低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天上下起雨。

    林舒,你要幸福。

    好。他的声音混在雨声里响起。

    雨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他的脸。

4.

    一切似乎又风平浪静的下来。

    起码在这五年里,没有人可以窥破岁月的轨迹。

    林舒还是林舒,江清远也还是江清远。

    有的时候我走在后面看着,看着他们在我身前并肩而贴近的背影心中不知是悲是喜。

    但是早在更久之前我就明白,林舒就算不爱江清远,也不会有爱上夏元元的一天。

    既然你幸福,那就证明当初的我是正确的。

    我为什么,不开心呢?

    是啊,为什么不开心呢。

    明明你爱的人幸福。

    林舒转过身停下步伐,笑着问我,清远去买饮品,元元想喝什么?

    我不着痕迹地拭去眼里的泪水,随意好了。并且做出一个微笑。

    原来我真的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伟大。

5.

    后来大学毕业,终究各奔东西。

    我因为没有恋爱,把精力花在学习上,所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进了一家大规模的外企工作。

    工作比我想象中的忙,与林舒的联系也少的一些。

    这或许就是我想要的。

    就在我以为这十几年的过往终于可以一笔勾销的时候,林舒的手机号码再次在我的手机屏幕上闪烁。

    喂。我按下接听键,手机那边传来的嘈杂音乐震耳欲聋。

    清...清远。

    我听出了林舒的声音。

    你在酒吧?我问。

    我听见林舒的声音里有醉意,而且他叫我清远。

    是...

    在哪一间酒吧?我来接你。

    黄昏...

    我正欲挂下电话奔赴那个地址,却突然听见那一头的,他含糊的声音。

    清远,你今天不是,结婚吗?

    我手上的手机掉在地上。

    我流着泪,奔进了黑夜里刺骨的寒流。

    我们都好傻,怎么会相信江清远那个衣冠禽兽。

tbc.